评论:缭绕香港的事,须要说些大实话

香港四名反对派议员被DQ,另15名反对派议员搞所谓“总辞”,美英德等国指责中国“打压香港民主”,这是它们与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冲突的又一回合。这一冲突基于不同的好处和价值观,几乎处于摊牌状况,很难折衷。

既然如此,就要把话说到明处,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会是什么逻辑,有可能呈现什么情形,各方都需明白。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的任何制度建设和政治、法律实践都不能挑衅这一终极宪制原则,这个规则各方都需遵照。香港的反对派要搞清楚,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是中央赋予的,对自治的实践进程不能变成与中央的抗衡,任何外部权势都成为不了辅助反对派对中央进行宪制挑衅的杠杆。

无论是普选出一名抗衡中央的特首,还是搞出一个足以瘫痪特区政府按照基础法履职的立法会,这些都不会被容许。它们决非“一国两制”的初衷,基础法也不可能包括那样的意思。如果香港反对派有这种误读,请立刻自我纠正过来。谁保持过错认识,并且依照自己的懂得去搞所谓“民主政治”,必定会遭到制约,冥顽不化者注定要付出代价。

一些香港反对派公开勾搭美英权势,要求华盛顿等对香港采用行为,无论中国的价值系统还是法律系统都会坚定地将之定义为卖国卖港行动。这样的人还想要进入香港的建制,成为有影响的议员,享受高额待遇,天下难道有这样的道理吗?

试问,如果美国有纳税人赡养的政治人物公开与中国或俄罗斯结盟,要求中俄对美国的选举实施干涉,制裁美国政府官员,美国的道德和法律系统能够容许并予以激励吗?

我们同样要问,如果美国议会里有一支力气公开损坏议事规矩,成心要卡死议会的运转,以此来瘫痪政府的行为才能,美国社会又能够报以掌声并为之贴上“正义”的标签吗?

香港已经回归中国,民主是它的社会运转方法,而不是用来对回归内涵进行讨价还价的筹码。香港反对派须要收心,好好做中国人。如果他们抵制香港回归,就请移民去他们崇尚的西方国度,要继续留在香港生涯,就请顺应大势,在只有中国全国人大拥有解释权的基础法框架下展开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想要在香港开展抵御?对不起,他们的力气太小了,连支撑做梦都不够。想让西方帮着反转局面?太幼稚了,因为中国太壮大了,是西方根本惹不起的力气。

有哪一个西方大国真感到他们有才能压中国屈从吗?根本就没有。在香港问题上趟浑水的西方力气有着庞杂而自私的考量,最激进的是想用搞乱香港牵制中国,他们没有可能牺牲自己的大批好处谋求对香港事务的主导权,他们知道做不到这一点,也没有那样的胆子。

归根结底,香港的事情理在中国一边,香港反对派勾搭外部权势只能折腾一时,谁折腾得凶谁付出的代价就大。价值先行的叙事可以很煽情,但常识和常理最有力气。牢记香港是中国的,别跟这一最大现实较劲,这既是政治理性,也是有益的世俗哲学。 【编纂:朱延静】